当前位置 :主页 > hp5868.com >

资讯中心

蔡襄《茶录》:最著名的一部茶学专著
* 来源 :http://www.wwwhp5868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9-10-07 13:43 * 浏览 :

  蔡襄《茶录》细述建安北苑茶品、茶器、品茶心得等,为宋代艺术化的茶饮奠定了理论基础,是继陆羽《茶经》之后最著名的一部茶学专著。《茶录》拓本现存国家博物馆。

  臣前因奏事,伏蒙陛下谕,臣先任福建转运使日,所进上品龙茶,最为精好。臣退念草木之微,首辱陛下知鉴,若处之得地,则能尽其材。昔陆羽《茶经》,不第建安之品;丁谓《茶图》,独论采造之本。至于烹试,曾未有闻。臣辄条数事,简而易明,勒成二篇,名曰《茶录》。伏惟清闲之宴,或赐观采,臣不胜惶惧荣幸之至。谨序。

  色茶色贵白,而饼茶多以珍膏油去声其面,故有青黄紫黑之异。善别茶者,正如相工之视人气色也,隐然察之于内,以肉理润者为上。既已末之,黄白者受水昏重,青白者受水鲜明,故建安人斗试,以青白胜黄白。

  香茶有真香,而入贡者微以龙脑和膏,欲助其香。建安民间试茶,皆不入香,恐夺其真。若烹点之际,又杂珍果香草,其夺益甚,正当不用。

  味茶味主于甘滑,惟北苑凤凰山连属诸焙所产者味佳。隔溪诸山,虽及时加意制作,色味皆重,莫能及也。又有水泉不甘,能损茶味,前世之论水品者以此。

  藏茶茶宜蒻叶而畏香药,喜温燥而忌湿冷。故收藏之家以蒻叶封裹入焙中,两三日一次用火,常如人体温温,以御湿润。若火多,则茶焦不可食。

  炙茶茶或经年,则香色味皆陈。于净器中以沸汤渍之,刮去膏油一两重乃止,以钤箝之,微火炙干,然后碎碾。若当年新茶,则不用此说。

  碾茶碾茶,先以净纸密裹槌碎,然后熟碾。其大要,旋碾则色白,或经宿,则色已昏矣。

  候汤候汤最难,未熟则沫浮,过熟则茶沉。前世谓之“蟹眼”者,过熟汤也。况瓶中煮之,不可辨,故曰候汤最难。

  点茶茶少汤多,则云脚散;汤少茶多,则粥面聚。建人谓之云脚粥面。钞茶一钱七,先注汤,调令极匀,又添注之,环回击拂。汤上盏,可四分则止,视其面色鲜明、着盏无水痕为绝佳。建安斗试以水痕先者为负,耐久者为胜,故较胜负之说,曰相去一水、两水。

  茶焙茶焙,编竹为之,裹以篛叶。盖其上,以收火也;隔其中,以有容也。纳火其下,去茶尺许,常温温然,所以养茶色香味也。

  茶盏茶色白,宜黑盏,建安所造者,绀黑,纹如兔毫,其坯微厚,熁之久热难冷,最为要用。出他处者,或薄,或色紫,皆不及也。其青白盏,斗试家自不用。

  汤瓶瓶要小者,易候汤,又点茶、注汤有准。黄金为上,人间以银、铁或瓷、石为之。

  臣皇祐中修起居注,奏事仁宗皇帝,屡承天问以建安贡茶并所以试茶之状。臣谓论茶虽禁中语,无事于密,造《茶录》二篇上进。后知福州,为掌书记窃去藏稿,不复能记。知怀安县樊纪购得之,遂以刊勒,行于好事者。然多舛谬。臣追念先帝顾遇之恩,揽本流涕,辄加正定,书之于石,以永其传。治平元年五月二十六日,三司使、给事中臣蔡襄谨记。

  北宋太宗是个爱茶之君,时常关注茶事茶艺,关心建安贡茶。蔡襄考虑到“昔陆羽《茶经》不第建安之品,丁谓《茶图》独论采造之法,至于烹试,曾未有闻”,且烹试之法又特别适于宫廷雅玩,因而“辄条数事,简而易明,勒成二篇,名曰《茶录》”该书分上下两篇,以建安北苑茶区为背景,上篇论茶,主要讲述宋茶的品质鉴别和烹饮方法,下篇论器,主要是有关茶叶的色香味评论,茶叶的烹试步骤和茶器的功能及其使用方法。跑狗图 自动更新。其中对建安北苑地理位置、自然条件和特点,茶品、茶器等作了较详尽的细述,为宋代艺术化的茶饮奠定了理论基础,是继陆羽《茶经》之后最著名的一部茶学专著。

  《茶录》成书于1051年,全文约八百字,有前、后序。其中后序是在治平元年(1064)年五月重新修订时所作。该书线字,书法劲实端严,横逸飘发。是蔡襄书法艺术的代表作,也是茶文化的代表作,并且是中国茶文化史上一部举足轻重的文献,此手卷拓本见于明代宋珏《古香斋宝荐蔡帖》卷二。